小赵老师zy

咸鱼写手,主萌盗笔/全职/K/ACCA/恋与
QQ:1453251014 扩列请备注~
微博:@小赵老师zy
最近有产粮的欲望但是不会开长篇,懒癌严重,怕开坑填不完,会被骂的

【番外】每天醒来可以看到你在我身边,感觉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

喻黄:
    黄少天和喻文州像高中的任何一对情侣一样,互相帮助理解,督促学业,高考之后,他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,不同的专业。

    到了大学里,最初的一学年黄少天和喻文州还住在学校宿舍里,到大二就有某人忍不住了,在校外租了间一室一厅的小公寓,至于为什么只有一间卧室,喻文州表示,他认为情侣同房睡什么的是很正常的事。就这样,喻黄的同居生活在大二就正式开始了。

    大三的喻文州已经开始创业了,因为是创业初期,应酬很多,虽然喻文州已经避免喝过多的酒(黄少天说过这样对胃对身体都不好,媳妇的话总得要听的),但回家时还是难免会有一股子酒味。黄少天倒也不多说他,该给他留的夜宵热好后端给他吃,该准备的第二天的换洗衣服放在他床头边,在他工作烦心时还会用风油精抹在太阳穴按摩,或者泡一杯咖啡让他放松一下。

    好吧,黄少天已经快认不出他自己了,这简直是贤妻良母的典范好嘛!他一大男人有时想想不由得有些憋屈,但每天看到喻文州那么疲惫的回到家时,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行动啊!我真的快没救了……黄少天一边在心中叹息,一边不由自主地端上一碗醒酒汤。

    这次喻文州有个很大的单子,需要他亲自去外地参加会议,可他出差的时间真不巧,2月14号,情人节。这天在以往他都是陪着黄少天的,可这次真心不行,喻文州在自家媳妇那很诚恳地道歉了后,黄少天就算再舍不得,也只好目送喻文州提着公文包出了门。不久后他也要出门,他最近接了个家教的工作,相对的忙了起来。

    家教回来的路上,黄少天在车站等车。今天的天气是有些冷的,风大,那股子寒嗖气直往衣服里钻。周围的情侣都做着些打情骂俏的动作,毕竟在这个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日子里,伴侣间的亲昵是不可少的。黄少天始终低头看着地面上的落叶,有车来的声音,他抬头一看,却发现了一道异常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 文……文州?是喻文州吗?黄少天匆匆几步上前,刚想询问,那人转过身,却是个和文州身形相似,穿着也差不多的陌生人。发现自己认错了人之后,少天内心的失落感大得几乎要把他淹没。他深深地叹口气,裹紧自己的风衣,使自己看上去不是很单薄。

    没关系,我又不是女人,文州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不陪着我也没关系。少天这样安慰自己。但是,自从文州他开始创业后,就几乎没有陪自己超过5个小时了……

    他不知为什么越想心越酸,眼眶里好像有什么液体迫不及待要冲出来,他眨眨眼,抑制住那种冲动,抿唇,把头摇的像拨浪鼓。以后不许再胡思乱想了。他暗暗告诫自己。

    一股熟悉的味道从身后涌来,明显比自己高的怀抱将他拥住。“少天,在想什么?”喻文州独有的磁性声线在少天耳边响起,使他差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 “文州?”少天呆了半天才回应,“你不是去出差了么?”

    “是啊!但为了让家里的某位不在情人节里独守空房,我可是很努力地把工作做完了呢!”文州将头埋进少天的颈间,深吸一口。真是不知道有多怀念他的味道!

    黄少天被他的动作给刺激得浑身一颤,腿都快软了,已经生活在一起这么久的时间,喻文州当然清楚他身上的任何一个敏感点。

    明显比他宽大的手伸进了他的衣兜里,和他的手相扣在一起,暖和了他的身体,也暖和了他的心。文州用唇沿着少天耳朵的轮廓轻啄,往下到耳垂,毫不客气地一口含住,差点让少天喘息出声。夜色正浓,车站上的人也零零散散,喻文州就着这个姿势,和黄少天跌跌撞撞地走到了他停靠在路边的车子里,车门一关,好像隔绝了整个世界,这个独立的空间只剩下他们两个。

    “不……文州……别在这儿……”黄少天一上车就被喻文州逼着靠在了车后座上,扑面而来的是他温热的唇落在少天的眉心,温温的热度一直暖到他的心里。他睁开眼,和文州的视线对上时,他清楚地看到他眼中的那片影和深邃。不知为何,对视之后,文州眼中的幽暗更盛,他再也按捺不住,上前就直冲那被少天咬得粉红的唇。少天只是呜咽一声,倒也是随他去了。

    车窗外,月光皎洁,夜色正好。

咳咳!那么最后的拉灯行为请各位不要计较~毕竟前面我已经撒了很多狗粮和糖了对不对~那么两篇番外结束,接下来就是一篇荼岩的小短篇,有可能是be,希望各位多多支持~

评论

热度(29)